《夏娃克隆創造計畫》 — 林珮淳個展 (2017)

aaa

  • 開幕時間|2017年05月05日(五) 6:00pm
  • 展覽期間|2017年05月05日 – 06月02日
  • 展覽地點|新苑藝術 (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三段12巷51弄17號)
  • 策展人 陳明惠

aaa

夏娃克隆創造計畫 林珮淳個展

關於本展覽

國際策展人/ 陳明惠

在後現代文化中,女性的身體常被用來表現科技與人性的關係崩解。美國哥倫比亞比較文學教授安德魯.胡森(Andreas Huyssen)也認為現代書寫經常將機器與女人並置,並呈現對於科技過度發展的恐懼,這樣的心理與父權思想畏懼女人是一致的。林珮淳的《夏娃克隆》系列所創作出的夏娃克隆是象徵林珮淳對於後人類(尤其是女體)的想像與詮釋。夏娃克隆不僅呈現女性特質,更帶有宗教的象徵,儘管林珮淳的作品仰賴大量科技、數位技術而創造出來,藝術家其實反諷、批評科技帶給人們社會負面的影響。夏娃克隆的賽伯格化身體,同時呈現林珮淳批判對於美麗女體盲目崇拜的意涵,這便呼應1926年德國表現主義科幻默片《大都會》影片中以女體做為諷刺科技的負面象徵。

2016-2017年林珮淳新作《夏娃克隆創造計畫》結合夏娃克隆及達文西手繪的男性人體素描及手稿,創造出一種結合數位感及手繪稿之特殊質感,並且透過夏娃克隆與達文西的男體素描稿不斷地交互自轉,作品亦呼應雌雄同體的概念。在此展覽中,林珮淳亦展出數件夏娃克隆與達文西對照的頭部與身體被創造過程的對照圖,包含頭部、身體、手部。這些圖像以上下對照的方式,上方背景是達文西的手繪稿,下方是林珮淳所創作的夏娃克隆,從林珮淳所發想的手繪線條,到由3DMaya軟體建構的人形網格,再配以不同的金屬感肌膚,透過上下對照達文西約1490年所繪製的人形手稿,與林珮淳於2016年透過電腦所創作的夏娃克隆,進行一種跨時空、。跨媒材、跨場域的結合與對話。

展覽理念

自2006年開始,我從《溫室培育》的「女體」影像與《創造的虛擬》互動裝置的「蝴蝶」影像,發展出「人蛹合體」逐漸形變成「人蝶合體」到近似人「女體」影像的《夏娃克隆II》互動裝置,將之命名為「夏娃克隆」乃因「克隆」就是英文的「複製人」,而神創第一個女人「夏娃」,人類則想以科技挑戰神的「原創」,企圖複製另一個自認為的「理想的女人」。

2010年我更將聖經《啟示錄》記載的「獸印666」加於「夏娃克隆」的額頭與右手上來表現它的危險獸性,並以「動態全像」媒材創造了一系列的《夏娃克隆肖像》。當觀眾左右移動觀看時,會驚訝發現「夏娃克隆肖像」的姿態與眼睛正隨之移動與凝視觀眾,但當觀眾靜止不動時它也就不動,反諷人類所創造的「科技產物」雖美麗誘人,但也可以反過來誘惑與控制人類。

之後的系列《夏娃克隆啟示錄》,我更以聖經《啟示錄》記載的「巴比倫大淫婦」與《但以理書》的「大偶像」來形塑之,將相關的聖經章節以六種古今代表政治、文化的語言隨機出現在作品底部,來定義「夏娃克隆」的身份與特質。身體的色調則以《但以理書》形容的「大偶像」來表現:金頭、銀身、銅腹、鐵腿、半鐵半泥腳。另外,為了強調其人工生命與複製性,以電腦時間碼(time code)來敘述它可與人類同時間活在當下;以電腦程式的「延遲再複製」特性投影出整齊排列的「夏娃克隆」,投影空間愈大數量就愈多。又為了表現人類對它的崇拜,特別以3D列印複製了它的頭部。觀眾可伸手觸摸金頭上的「獸印666」時,除了喻表與它交媾與被烙印外,整排「夏娃克隆」影像會一隻隻抬頭舞蹈,表現它因著人類的崇拜更具加活潑,又當觀眾將手移開後,「夏娃克隆」影像又會恢復原來低頭的狀態。這是多層次的詮釋「夏娃克隆」的生命力以及與人類的密切關係性。2016年我將聖經記載的「巴比倫大淫婦」與「大偶像」之結局來預告「夏娃克隆」之終極命運,如《大巴比倫城》以3D動畫影片表現它站在紐約帝國大廈之頂控制全世界的意象,但至終被神以天火燒掉。另一件《夏娃克隆啟示錄IV》則表現「大偶像」終究被神打碎。

2016年底就開始了《夏娃克隆創造計畫》系列的創作,於2017年5月在新苑藝術的個展中則完整呈現整個創造計畫,作品包含以3D動態影像以及文件形式,如《夏娃克隆創造計畫l》影片;六件的《夏娃克隆創造文件ll》系列,以及十六件的《夏娃克隆創造文件l》,將多年來如何創造「夏娃克隆」的過程與達文西的手稿結合,企圖再現人類慾望的本質。

在《夏娃克隆創造計畫l》中系列乃挪用達文西「維特魯威人」(Vitruvian Man)的手稿與我「夏娃克隆」全身每一個發展的過程作結合,回朔再現「夏娃克隆」如何被我以電腦3D創造的過程與每一時期的形體,從我發想繪製的線稿,到進如電腦以3DMaya軟體建構的人形網格,到逐步貼圖、仿人的膚色、仿金屬色、仿全像的綠光色、仿金頭大偶像,以360度自轉而展現每一階段的形變, 並且把在電腦空間以電腦鏡頭旋轉身體每一角去呈現「夏娃克隆」如何被形塑的過程,從單線構圖、建網格、建骨架、貼材質、刻紋路到調動作的過程⋯⋯,的確可表現它是如何因著人類的創造慾望逐步被建構成為科技軟、硬體的數位產物,此慾望我認為與科學家或人類企圖改造、模仿、戰所有神原創的科技文明從發想到一步步的實驗(實踐)的過程很類似。之後我又挪用達文西手稿對人體黃金比例之研究,除了指出「夏娃克隆」的完美比例外,更將達文西強烈創作慾望與驚人的企圖心轉譯在「夏娃克隆」被生產之創造過程上,因達文西解剖人體、解析人體比例、肌肉、血脈、骨頭⋯⋯之大膽行為(當年教徒應被教導身體是神創造的神聖身體,但達文西顯然不以為然,他大量解剖仍未乾且血淋淋的屍體的確非一般的畫家,而是具理性分析人體的科學研究精神之鬼才。)他的素描手稿除了記錄人體比例、形體外,其實也暗示人類是宇宙天地之掌握者(以人為本)之思想,難怪他許多的畫作暗藏抵擋聖經真理的密秘,而我「夏娃克隆」即批判人類以己為中心挑戰神原創之本質。因此,我挪用達文西的手稿與我創造「夏娃克隆」過程檔案結合,不但巧妙揭示達文西以藝術家探究人體的慾望其實與科學家挑戰神原創的企圖心相似,也將人類慾望底層的企圖心再現於「夏娃克隆」的形象中,藉此討論了藝術與科技之間的聯想、對照與互文的關係。影片中我巧妙的將我夏娃克隆的創造計劃文字內容用「達文西鏡像字體」置於人體下方並簽上我名字當成一種密碼。

在《夏娃克隆創造文件ll》系列則是將《夏娃克隆創造計畫l》影片的達文西手稿與「夏娃克隆」電腦網格身體截取三部份,如金頭與銀胸;銀胸與銅腹;鐵腿與半鐵半泥腳部來強調「大偶像」,也放入電腦軟體繪製的線條、網格、icon、攝影機、控制器等符號,以草稿原色與黑白反差作六張的數位輸出,再加入我個人的手寫註釋來描述「大偶像」的本質。

在《夏娃克隆創造文件l》系列則以「夏娃克隆」3D檔案發展的頭部與手部線條、網格、貼圖等與達文西的頭部與手部手稿結合,表現「夏娃克隆」有如達文西手稿中的人體黃金比例標準。雖然達文西的手稿是描繪男性的臉部,但與「夏娃克隆」臉部比例幾乎相似,作品也刻意保留電腦軟體繪製的線條、網格、icon、攝影機、控制器等符號,表現手稿文件與數位檔案兩者間的互文與對照觀念。在頭部與手部的最後一張,在文件的上半部表現「夏娃克隆」的頭部與右手已經成形,並特別強調金屬色澤與「666獸印」,而文件的下半部則以達文西鏡像字體寫出的聖經《但以理書》與《啟示錄》的相關章節。最後,利用「擴增實境」(AR)技術,將「夏娃克隆」的頭部與右手從靜態版畫轉換成動態影像,彷彿「夏娃克隆」真的從平面走到現實空間與觀眾對話。以AR互動技術來表達「夏娃克隆」就如各種科技產物存在人類的生活週遭𥚃,因當觀眾拿起「擴增實境」(AR)對著「夏娃克隆」的頭部與手部平面文件時,會驚訝發現平面的頭部與手部在AR螢幕內居然動了起來,如「夏娃克隆」的頭部從仰睡逐漸抬頭睜開眼睛且左右轉頭,而手部也以6字形的誘人手姿作擺動,喻指「夏娃克隆」其實就與人類同空間與時間活著。此AR技術巧妙成了詮釋此觀念最佳的媒介,藉由科技媒材再現科技的無所不在,表達「666」獸印早就出現在人類的生活中了。

在展覽現場我企圖再現我的「工作室」,將「夏娃克隆」每一階段的演化過程與文件再現,以利觀眾作前後系列作品的對照與回顧,如播放我敘述創造「夏娃克隆」記錄影片與每一系列作品影片,也以草圖、圖像列印、聖經章節文字、666符號、立體造型等,展現我與我實驗室團體成員龐大的製作內容與心血,使得觀眾們看到此次「夏娃克隆創造計畫」個展時,更能明白我創造「夏娃克隆」的觀念、媒材與技術,不管是以圖片、雕塑、影片或互動裝置等形式來創造與展現之,都為了完整形塑「夏娃克隆」的人工生命演化;過程,到具有危險獸性的形象,到最後成為被崇拜的大偶像,以反思人類極至發展科技文明的結局。

Albums

Video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